首页 >> 麻百科 >>大麻(汉麻) >> 大麻合法化的是与非
详细内容

大麻合法化的是与非

blob.png


人们常说的毒品大麻(marijuana,也常被称作 Cannabis, Ganja, Grass, Hash, Pot, Weed)主要来自于大麻水稻植物(Cannabis sativa plant)或大麻籼稻植物(Cannabis indica plant)的干叶, 花,茎和种子。Sativa 和 Indica 相比较也会有一些不同:



blob.png


大麻植物含有超过100种不同的化合物,被称为大麻素(Cannabinoids)。长期以来最著名的大麻素就是具有精神活性物质和成瘾性的四氢大麻酚(THC)。THC和其它具有相似功能的类似化合物常常被用于娱乐用途(recreational use),称为毒品; 被用于医疗目的(medical use)的,则称为医用大麻 。随着越来越多的对大麻作为医学药物的研究,其他大麻素特别是大麻二酚(CBD)也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 。


四氢大麻酚(THC)和大麻二酚(CBD)有显著不同


首先THC和CBD与身体的相互作用方式不同:


THC很容易与主要存在于人大脑中的大麻素CB1受体和CB2受体直接结合,以达到刺激身体的结果,让人产生精神心理和感知的变化、放松、疲劳和饥饿感。


而CBD不直接刺激大麻素CB1受体和CB2受体。相反,还可以通过抑制破坏它们的酶来增加人体自身产生的大麻素(称为内源性大麻素)的水平,具有大麻素受体拮抗剂的作用。 

其次THC 和CBD具有不同的精神生理作用:


THC属于精神活性物质,具成瘾性。其在体内与人体大脑中CB1受体、CB2受体结合后可以影响中枢神经系统功能,改变知觉,情绪或意识,比如让人产生愉悦的欣快感、兴奋感和幻觉。


CBD不会与CB1受体CB2受体直接结合,因此它不具有相同的精神生理作用,属非精神活性物质。然而,它仍可能在身体上产生其它的生理影响,但不会产生THC 带来的致幻效果。可是作为一种温和的辅助抗抑郁药和抗精神病药物,它是否真正具有非精神活性存有争议。


不同的医用价值:


所有大麻素(THC,CBD等)都具有医疗效益,各有许多优缺点和用途。


THC通常以它的欣快愉悦,放松和缓解疼痛的效果,用于减少癌症艾滋病患者的恶心和呕吐,改善食欲,减轻疼痛,对治疗慢性疼痛和肌肉痉挛也有不错疗效 。


CBD可以被用做抗炎,抗痛,抗焦虑症、癫痫症的辅助用药。由于具有的大麻素受体拮抗剂作用,它甚至可以治疗由THC 导致的精神障碍。


不同大麻植物株具有不同含量的THC 和CBD 。


大麻对人体的不良影响


THC作用于特定的脑细胞受体,可以直接影响大脑神经系统的发育和功能。越小年龄使用大麻,危害通常也越大,主要表现在对大脑神经系统的发育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美国建议的合法开始使用年龄多在21至25岁之间。


短期影响除了兴奋感、欣快感外,还可以有情绪、时间感改变;感官的改变,比如可以看到更明亮的色彩;身体运动受损;思考和解决问题的困难;记忆力受损;大剂量服用时还可以出现幻觉、妄想及精神障碍。


长期的不良影响主要是影响大脑神经系统的功能、发育。青少年期开始使用会造成不良影响是确定的,包括损害思维、记忆、学习功能, 并且影响大脑建立这些功能所需的区域间的联系; 此外还会影响到呼吸道、心脏和生育的功能;出现暂时的幻觉与偏执症等。 一些人发生大麻素过度综合症,会出现强烈的恶心、呕吐和脱水,需要紧急救助,但是罕有单纯使用大麻致死的报道。


近几十年来大麻中四氢大麻酚(THC)的含量一直在稳步增加。 研究也表明使用大麻的人中有9%至30%的人可能会出现某种程度的大麻使用障碍,也即成瘾。此外大麻也被一些人视为毒品的入门产品,由于一些大麻使用者不能满足于大麻带来的安慰或刺激,进而寻求危害更大、作用更强烈的其他毒品。


大麻植物株中THC和CBD的含量水平变化:


blob.png

(图片来自 ilearnaboutsam.com)

尽管如此,大麻类(Cannabis)的综合危害在常见的各类非法或合法的药品中危害属于中等,远低于位列第一的酒精类。


blob.png

(图片来自Wikimedia Commons)

美国的残酷现实


大麻作为非法药品(毒品)的家庭成员之一, 对个体、家庭及社会造成的危害是无庸置疑的,因此它和它的家族成为全球范围内紧随犯罪、恐怖活动、经济问题之后的第四大被普遍关注的问题。


在各组使用非法药品的人群中大麻使用者占据了绝大多数:


通过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n Drug Abuse ,NIDA) 从2002年至2013年对“上月非法药品使用情况”的调查数据可以看出:大麻的使用占据了所有非法药品使用的绝大多数,达四分之三多。


下图绿线代表了正常人群中所有的非法药品的使用比例,蓝线则代表了大麻的使用比例:


blob.png


同时根据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提供的自2002年至2014年的数据显示美国四大区域大麻使用率在18岁以上人群中呈上升趋势:


blob.png



联邦政府的资金投入

美国国家药物管制政策办公室(Office of National Drug Control Policy)简称ONDCP于1986年10月27日成立,总部位于华盛顿特区,隶属美国总统办公厅。其办公室主任因全面负责评估协调和监督行政机构的国际和国内禁毒工作,被称为“毒品沙皇”。


从下图可以看出:美国联邦政府的资金投入从1970年的0.1 Billion到2010年的15 Billion, 在40年间增加了150倍。尽管伴随有人口的增长,但同期联邦税收从139 Billion 到1414.8 Billion, 增长却仅有10倍。


blob.png


blob.png


实际情况可能更为糟糕。由于使用大麻及其他毒品造成的的医疗开支及犯罪治理的费用都没有包含在内。


以犯罪治理为例


联邦调查局的数据称,每年有超过125万人因毒品被捕,其中因拥有大麻而遭逮捕的人数比所有暴力罪行的总和还要多。


blob.png


来自于联邦政府预算的数据⬇


blob.png


联邦监狱管理局(Federal Bureau of Prisons,BOP)是美国联邦执法机构,隶属司法部管辖,主要负责联邦监狱系统(全国122座联邦监狱)的管理,资金来自联邦政府拨款 —— Federal Prison Funding。


BOP 预算的膨胀在于监狱的毒品药物治疗项目。联邦政府每年在每个囚犯身上花费21,000美元至33,000美元,并且大约一半的联邦囚犯因毒品犯罪而被拘禁。


除了联邦监狱以外各州还有数量不等的州立监狱和郡县监狱,规模大小数量不一。2010年拥有35座以上州立监狱的州就有8个。


根据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和人权观察在2016年10月的一份报告,在美国的任何一天,至少有137,000人因毒品而被拘禁。其中将近三分之二在当地监狱。这些被监禁的大部分人并没有被判定罪:因为无力保释,他们不得不坐在牢房里等待上法庭的一天,这个时间可能会持续数月甚至数年。


人权观察的作者Tess Borden说:“自宣布毒品战争已经45年了,它并没有取得成功。 药物使用率并没有下降,药物依赖并没有停止,每隔25秒,就会有人因毒品被捕。”


blob.png


对毒品的战争持续了近半个世纪,牺牲了数以千计的人员,花费了纳税人的大笔税金,而毒品使用率始终保持在1% - 2%的水平。伴随着国家负债的增加和联邦政府财政投入的不可持续,纳税人对付出如此巨大代价的政策开始反思。迫于财政窘迫的压力并借鉴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禁酒令生效与废除的经验,越来越多的民众开始改变态度。大麻在毒品家族中因其相对较弱的功效、成瘾性和广泛的使用率,在部分地区成为被民众接受的合法化产品。


对大麻合法化的支持率从1970年的12%上升到2018年的64%⬇


blob.png



纳税人的两难

纳税人在做了几十年的努力之后,一些州决定缩减开支不再为他人的行为后果支付账单并开始为支持大麻合法化站队。那些大麻非法化的州还能再坚持多久不仅取决于生活理念,还有躲不过的财政支付能力。


截止到2018 年3月实行大麻合法化的州地图⬇,还有一些州正在行动中。


blob.png


纳税人虽然捂紧了自己的钱袋子,但如此近距离接触大麻是否能经得起诱惑的考验?尤其是有孩子的家庭将面临如何强化大麻的相关教育,帮助孩子认清它的危害,从而能自觉避免诱惑,这也是不小的挑战。


既然纳税人不情愿付出更多的经济代价去帮助改善社会公共大环境,那么管理好自己和自己的家庭就是义不容辞的责任了,毕竟社会大环境与过去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ONDCP(美国国家药物管制政策办公室)作为联邦政府致力于通过领导和协调美国毒品政策的制定、实施和评估来减少毒品使用及其后果的最重要部门,曾在2001年向国会表示,它的”全国青少年禁毒媒体运动(National Youth Anti-Drug Media Campaign)”是其致力于预防毒品的最主要活动,每年投入700万美元用于绩效评估,确定运动的有效性。


青少年大麻成瘾比例从2002年到2016年的数据显示25岁之前是下降的,尤其是12岁至17岁年龄组更为突出:⬇


blob.png


但是2018年ONDCP获得的来自川普政府27.8 Billion的预算开支比2017年的31.1 Billion的预算开支减少了10.6%,情况难言乐观。


今天白宫的网站上这样描述它的开支预算:“由于我们高于20万亿的国债,现在是扭转攀升的政府支出趋势的时候了。总统的联邦预算承诺克制开支,优先考虑资金用于重建国防和加强边界(With our national debt well above $20 trillion, now is the time to reverse the trend of climbing government spending. The President’s federal budget commits to restraint while prioritizing funding to rebuild our national defense and strengthen America’s borders)”。


对于纳税人而言,是否也到了改变观念,开始为自己及家庭担负更多责任的时候了?


(原创:美国华人)



技术支持: 天天向上(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